雷神山医院在院患者数降至50人以下 只保留2个病区


241名确诊医护人员中,包括25名医生、190名护士和26名其他人员。从感染路径来看,最多的是社区感染,达101例,尚无一例是在治疗确诊患者过程中感染。突尼斯卫生部当天(5日)晚通报,当天突尼斯各实验室完成了658份病毒检测,确认新增2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死亡4例。

目前,随着这份疫情地图更新数据的持续增加,董恩盛他们的团队也从最开始的两三个人,发展到现在包括本系其他博士研究生、以及其他学院志愿者,再加上合作提供技术支持的公司,一共有近50人的团队在对这样一个每天点击量超过10亿次的疫情地图进行维护。

此外,还有3000名同确诊病例有过接触史人员正在接受自我隔离。

截至突尼斯当地时间4月5日晚,突尼斯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574例,累计死亡22例。近日,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多国传播,多国主流媒体或政府卫生部门在进行疫情更新发布时,都在引用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疫情数据更新图。而这份目前受关注度最高的疫情图,由两名中国留美博士创作和维护。

一张黑底、红点,左右两侧列着各国确诊、死亡和恢复病例的地图,成为近来全球主流媒体在报道新冠疫情时普遍采用的背景图片。就连美国副总统彭斯去卫生部视察时,美国卫生部就用这张地图监测全国病例,意大利总理、德国内阁开会时,身后电子屏幕也正在依靠这张地图展示疫情实时情况。

同样为博士研究生一年级的杜鸿儒从2月1日加入这个团队以来,一开始负责数据收集整理并与世卫组织数据比对;在系统可以自动更新数据后,他很重要的工作就是要做自动更新代码的编写,这些都需要耗费大量精力确保数据统一性和准确性。

这是来自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对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实施检测的统计图表。而图表的创作者是这所大学两名来自中国的博士生。董恩盛和杜鸿儒都是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土木与系统工程系博士一年级学生。

杜鸿儒说:“相当于最困难的事情就是,这些数据源都是不同的格式,也可能都是不同的语言,我们需要把各个数据源汇总了,再整理、再清洗成我们需要的格式,然后再上传到这个数据图表中。”

迄今为止,突尼斯已有19122人接受了自我隔离,其中18720人已经结束了隔离期,目前有402人仍在接受进一步的医学观察。

早在去年5、6月份的时候,董恩盛与导师劳伦·加德纳便在一个针对美国麻疹病毒风险性分析项目中做了一个类似的数据可视化地图,当时引来一些美国主流媒体的报道。所以,在技术思路上是比较成熟的,这份新冠肺炎疫情图表也很快就能调试上线。